文章详情

谁有汶川大地震中发生的感人的故事啊?

日期:2020-06-06 11:26
浏览次数:101
摘要:

谁有汶川大地震中发生的感人的故事啊?

二百字左右的啊。。。。

先谢谢你们咯

5•12汶川大地震
我要记住5月12日这一天,这个发生了震惊全世界人的汶川大地震的日子。
这次8.0级的特大地震,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接近4万人被地震夺去了生命,有无数灾民的家园被毁,但是,灾难可以毁灭我们的家园,却震不倒我们心中的长城!
有这样的一个事情让我深深地感动了——在四川红白镇的深圳特警救援队接到任务:在离红白镇几十里外有一个仓库,要把里面的重要物资转移出去。然而在无意中发现了在仓库旁的一名幸存者——周志,他是一名普通的水电工。他已经被困了117个小时,身体十分的虚弱,如果在救援人员的担架是睡着了,可能再也醒不来。
“不要睡,我们给你唱歌,很快就要到了!”躺在担架上的周志的体力、意识却明显衰弱,他渐渐地闭上了眼,呼吸也困难起来。为了唤起周志对生的希望,特警队员们轮流对他喊到:“周志,不要睡!”、“我们很快就到了!”、“有医生在等着你呢,不要睡!”、“我们给你唱歌!”
随后,《团结就是力量》、《打靶归来》……坚定有力的歌声在山谷中回响起来。唱干了嘴唇、唱哑了嗓子,周志又睁开了眼睛。
就这样,特警队员们一路唱歌、一路跑着,周志的生命在特警随员门的歌声中坚持着。终于,在步行四个小时后,特警队员们返回了红白镇,早已等候在路边的医护人员接过了周志,他说:“没有广东的特警就没有他今天的生命。”
面对突如其来的特大灾难,有歌声就有强烈的生存渴求,有歌声就会有强大的信念支撑,有歌声就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有歌声,生命的火焰就永远不会熄灭。所以说,在抗震救灾过程中,有歌声就有希望,有歌声就会有光明与明天!
尽管周志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还有成千上万的灾民等待着我们的救援——愿逝者安息;祈困者脱险;盼生者坚强!


江苏医生一天救治500多人 当地群众送来鸡蛋
江苏医疗队
忙到下午三四点才吃午饭
口述: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 傅赞医生 5月14日17点
13日下午一下飞机,我们江苏106名医护人员立即携带物资分乘8辆大巴奔赴绵阳。雨下个不停,气温有点低,大约18点半左右终于赶到绵阳。到了绵阳,稍作停留,又往安县继续颠簸赶路。一路依稀可见越来越多倒塌的房屋,当地居民用蛇皮袋搭的非常简陋的防震棚也越来越多。

20点左右辗转抵达安县,安县受灾严重,停水、停电、停气,大部分居民都已撤离。由于没有水和电,救护点只能做一些包扎、输液或输氧之类的简单处理,没有条件施行紧急手术,所有病人必须在简单处理后快速转到绵阳救治。我们江苏医疗队只好掉头再赴绵阳。

22点左右,回到绵阳,我和普外科赵翰林、蒋奎荣等医生奉命赶紧把从江苏带来的凝结着浓浓关爱的20多万毫升血液送到绵阳市红十字血站。

绵阳的抢救任务非常重,绵阳各大医院已经处于超饱和状态,重灾区北川的病人还在不断地被送到绵阳救治。北川已经陷落,地况非常复杂,急救人员只能将病人抬着出来,跑一段路,再由救护车送到安县附近的临时救助点简单处理,然后紧急送到绵阳,分配到各医疗机构。

江苏医疗队被分成几个小组,分派到绵阳市区几个医院和周围县镇。我们省人民医院被分配到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这是一家以精神专科为特色的三甲医院。23点左右,一到三院,我们立即将医院捐助的医疗物资交接到三院同仁手中,盼望这些物资马上可以用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受灾同胞身上。大部分病人都暂时住在医院门口简易的防震棚里,无菌敷料已经基本用完,等待拍片子的人排成了长队。

14日早上7点50分,我们省人医救援队在三院与当地同仁混合组成救治小组,协力投入到紧张繁忙的救治工作中。一直忙到下午三四点,才囫囵吞了一点盒饭。我和蒋奎荣现在正在帮病人做血液透析,帮助放置透析管。这是三个从北川转来的高中生,由于教学楼倒塌造成肌肉受挤压坏死,相继出现了“挤压综合征”,出现了血红蛋白尿,导致肾功能衰竭!下午我们已经给他们施行了下肢减压手术。有两个学生病情很重,虽然积极**保住了生命但可能需要截肢,还有一个在我们及时抢救下,病情已经平稳。不远处,夏云、彭玉慧等几位经验十分丰富的外科护理队员正在给焦急排队的伤病员打石膏、换药、输液,她们同时还在给病人做心理疏导。再远处,王青和蔡卫华两位骨科医生正在给骨折病人施行手术,从早上到现在,手术一台接一台,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由于有些群众伤得太重,令人心痛,医生们眼含着热泪帮助他们做手术,尽自己*大力量抢救他们。胸外科邵永丰、朱全两位队员从中午开始一直在抢救一位严重肺爆震伤伴呼吸衰竭的40多岁中年妇女,一度生命危急的患者现在已经转危为安。

有太多太多的伤病同胞在焦急等待着我们的救治,不说了,又有一批病人转运过来了!

(整理:张群 步伟 毕晓红)

当地受灾群众给医疗队员送鸡蛋

省卫生厅副厅长胡晓抒任国家急救专家组组长

本报讯截至昨天傍晚,江苏医疗队进入灾区还不到24小时,就救治了500多位伤员,很多医护人员都没有休息。昨天晚上8:00,省卫生厅通报了赴川医疗队进入灾区后的情况。据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总队长胡晓抒被卫生部指派为国家急救专家组组长,负责绵阳医疗急救指挥工作。卫生部同时指定我省医疗队制定灾后防疫工作方案。

相对来说,我省医疗队技术水平较高,重点任务是抢救重伤员。

上午8台手术连着做

昨天,在绵阳520医院支援的鼓楼医院护士长陆巍和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蒋健告诉记者,昨天又加进来70多个新病人,因为床位有限,不少的病人只能住在走廊里。由于手术量太大,医院现在手术器械非常紧张。持续了几天的大雨终于在昨天停止了,从早上6点开始,大家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因为往北川的公路被打通,所以今天上午来了好多北川的患者,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接收了70多名新病人,一个上午就做了8台手术。”

群众给医疗队员送鸡蛋

陆护士长在医院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登记病人的情况,她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病人的情绪比较低沉,“这些病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人,不知道家人是否安全,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的心里很难受。”

蒋健医生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个中年人,地震发生的时候正在北川当地的一栋7层楼上开会,一直到昨天才被解救出来。其实他的家属在前天就来医院找过他,因为当时还没有送过来,家属还以为他遇难了,在医院就哭了起来。后来还是不死心,昨天又跑到医院来寻找,结果真的找到了,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放声大哭。另外,医院还送过来一个小孩,只有11岁,她是自己从废墟里爬出来的,被营救人员发现后送到了医院,但是听说她的父母全都不在了。中大医院医疗队队员、普外科副主任石欣副主任医师介绍说,虽然当地灾情严重,但当地老百姓不停地为医疗队和伤病员送来开水、稀饭、鸡蛋等食品和生活用品。

目前急需大量手术器械

因为灾区食品比较紧张,现在医院的伙食也比较困难,陆护士长说:“给病人的一般是一些馒头,我们就吃些玉米糊、土豆什么的。很多病人都吃不饱,我们都会把自己的食物拿出一些给他们。”当被问到此刻医院*需要的是什么,陆护士长说其实应该是手术器械。“病人伤势都比较重,大多需要手术**,比如骨骼复位、切开等等。现在医院的手术器械数量已经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朱姝 毕晓红)

我省50辆医疗救护车赶赴灾区

本报记者随队奔赴抗震一线

本报讯 “ 我宣布江苏医疗救护车队出发!”昨天上午11时,随着何权副省长的一声令下,我省连夜组建的一支由50辆救护车、100名驾驶员组成的救护车队从南京出发赶赴四川地震灾区。

14日凌晨1时20分许,卫生部通知省卫生厅组织医疗救护车队支援四川地震灾区。接到通知后,省卫生厅连夜通知了各市卫生局,组建了救护车队,其中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各5辆,扬州、镇江、徐州、淮安各4辆,泰州、盐城、连云港各3辆。

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也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连夜为救护车队购买食品、水、生活用品。急救车内装满了各种物资,省人民医院还送来一批前方医生急需的药品。

(毕晓红)

又讯 本报年轻女记者于丹丹昨临时受命,随江苏医疗救护车队赶赴四川灾区采访,她将穿越大半个中国,日夜兼程2243公里,直接奔赴汶川地震重灾区。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于丹丹听说报社要派记者去震区采访,主动请缨,由于时间紧急,她行前都来不及带上御寒的衣服,只简单打电话给家人就踏上征途。昨晚记者连线于丹丹,她说车队从中午开出后就没有停留,所有人仅在车上吃点面包、饼干充饥,因为一路不停,为避免上厕所,她也很少喝水。“50辆江苏救灾救护车队浩浩荡荡,一路向西,沿途市民纷纷向车队挥手致意,收费站一路绿灯。”尽管路途艰辛,于丹丹表示一定要圆满完成报道任务。 (毕晓红)

其他救助队

南京房屋安全鉴定队

本报讯 昨天,一支由四人组成的南京房屋安全鉴定专家搭乘晚上8时50分的航班奔赴成都。据悉,这支队伍将对当地尚未倒塌的房屋进行专业鉴定,让灾区人民能够尽快返回安全的家,这也是国内靠前前往灾区的房屋安全救援队。

据南京市房管局副局长王士敏介绍说,昨天早上一上班,他们就接到成都当地房管部门的电话求援,表示由于地震后老百姓普遍担心建筑物的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因此纷纷将自己的家搬到街头,使得成都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聚集了数以万计的群众。为了让老百姓尽快返回家中,成都房管部门恳请南京房管局派出房屋鉴定专家,向当地伸出援手。“接到求援电话后,我们立即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派遣一支由四人组成的专家组。”记者在昨天的出发仪式上看到,救援队携带了不少专业仪器用于安全鉴定,五件设备的总价值超过100万元。 (马祚波)

江苏电力抢险队

本报讯 50多名抢险队员、5辆发电车、5辆工程抢险车、4辆保障车……经过江苏省电力公司连夜紧急调遣,昨天下午1:00,来自连云港、宿迁、苏州、徐州和南京供电部门的救灾人员带着设备一起奔赴四川。两天后,他们将在灾区开始抢险工作。

昨天中午,南京市雨花台区供电公司,50多名抢险队员正在做出发前的准备。南京电力公司的抢修队队员肖锡金已经忙了一上午了,此时才给妻子发了条短信:老婆,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要动身去四川了。今天早晨5点,接到通知后,就直接从工地赶到公司了。你一个人在家要注意身体,一完成任务我就回来陪你和儿子。肖锡金在南京仙林一电网建设工地上班,由于工地离家远,任务又重,每天都吃住在工地,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妻儿了。 (徐媛园杨娟)

300特警、消防赴川

本报讯按照公安部、省公安厅有关部署与要求,昨天上午8时许,南京市公安局189名特警、11名消防特勤队员共200人,乘飞机奔赴四川地震灾区开展抗震抢险救灾工作。另据*新消息,昨天上午200名警力出发后,南京市公安局又派出100名消防特勤队员奔赴灾区。连同5月13日已奔赴灾区的80名警力,南京市公安局目前共派出380名特警、消防特勤警力。
救援人员的脚步声刚停留在废墟前,10多个孩子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叔叔,救我……”紧接着,哭声传出一片。北川县中学、幼儿园,曲山小学的废墟中,总会传出这样的叫声和哭声,一直揪扯着人们的心。昨天,我们徒步22公里进入绵阳市北川县,一直因我们的力量单薄而自责,为孩子们那一阵阵稚嫩的揪心呼救声而落泪……


废墟中传来幼嫩呼救声


曲山小学那两幢3层高的教学楼,紧靠背后的大山,地震发生后,滚落的山石将楼房压成了两层,一楼直接沉入地底。其中,还有一幢楼房的顶被揭开,斜斜地靠在楼前。


废墟中,有孩子幼小的遗体,压在变形的水泥钢筋之中;废墟下,微弱地传来孩子的呼救声……钻入变形的楼房中,循着声音从一些缝隙看去,有孩子因腿被压着直着上身坐在废墟中,有孩子斜靠在死去了的同学身旁……


从12日下午2点28分发生地震后,这些孩子就一直保持这种姿势,到昨天下午3点已经整整48小时。孩子们就靠前来找寻他们的家长送来的水支撑到现在。


5年级1班的张礼正在地震袭来的时候,身旁几名同学全被垮下的钢筋和水泥块砸中。等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右大腿被牢牢地卡住,身旁躺着的3名同学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一名同学的遗体就一直趴在他的大腿上。


距张礼正仅3米远的一处废墟中,一个孩子下半身被牢牢卡住,一听见地面有人说话,他就伸出一只小手,大叫:“叔叔,救救我……”


5年级3班的李月,同样因右腿被卡住,只得坐在右侧那幢楼的废墟中,身旁躺着3个同学的遗体,人们前去送水或想办法营救她的时候,这个小姑娘说:“别管我,先救下面的同学!”


废墟下不足50厘米的空间中,传出10多个孩子的呼救声和索要水的声音。


特警无能为力


放声大哭


两天来,这些困在废墟下的孩子们已经见到了多名救援人员,除了家长、当地村民、救援人员外,也见到了来自天津的特警。


200名特警于13日下午6点赶到现场救援,截至昨天下午2点,已经成功营救出困在北川县县城、景家村、苦竹坝水库、电站等地400余名被困人员。然而,却因为手上的施救工具只有铁锹和钢钎而无能为力。


特警们对压在废墟中求救的孩子束手无策,他们不敢乱撬楼板,担心整幢楼垮塌下来;也不敢采取粗鲁方式实施救援。特警们无能为力,他们在安慰孩子的时候落泪了,在走出操场的时候放声大哭。


村民哭喊


“要与孩子死在一起”


余运先、何家兴、朱运能等9人,皆是县城附近村子的幸存者,从**天得知地震的消息,就在县城里到处乱窜,除了寻找自己的孩子和亲人,也积极地展开自救。


也是从**天起,他们就发现了这群被困在废墟中的小学生,他们找过民兵、找过**批赶到现场的救援官兵。然而,一次次的希望,也带给他们一次次的失望。昨天下午,他们看到再次噙着眼泪离开的特警,再也控制不住,找来钢钎、千斤顶等工具,在废墟前哭喊着:“我们死也要和这些孩子死在一起!”一番努力后,他们不得不放弃。


从重庆赶来北川的王川,原本来寻找在此打工的妻子,却惊喜得知妻子已经平安无事回到家中。但看到这番悲惨的场面后,王川想:“反正都来了,就帮忙做点事情。”于是,在救援的人群中,多了一个及时伸出援手的人。他从已经人去屋空的五金店找来千斤顶,一个人来到曲山小学施救。直到昨天下午,又一批来自重庆的特警赶来的时候,王川还在被困学生李月身旁忙活着。


而前来寻找孩子的彭军,喊不答应11岁的儿子,就天天到废墟前转悠,一会儿拿根铁锹撬,一会儿拿个千斤顶撑。但是,成功的几率一直为零。


救援队苦叹


无大型设备


昨天下午4点,一群来自陕西的消防战士,才进入北川县城,就被村民直接带到曲山小学。


身穿红色救援衣服的消防官兵带着电锯、破坏钳等设备,在废墟前努力营救了一番,却仍然无能为力。一位专家在现场查勘了一番后认为,必须要大型的机器设备,先将已经变成废墟的楼房一层层揭开后,才能成功营救出被困孩子。但是,由于昨天的余震还是不断,进入县城的公路已经全部被大石和沙石阻断,县城前的大桥也不复存在,运载着大型机器设备的车辆根本无法开到学校前面。


下午5点,我们离开现场时,这群消防官兵还在废墟前想办法。“绝不能让孩子们就这样被压着。”在出县城的道路上,几名头戴“咸阳消防”字样的陕西救援队员,正扛着一把大电锯前往学校。

江苏医生一天救治500多人 当地群众送来鸡蛋
江苏医疗队
忙到下午三四点才吃午饭
口述: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 傅赞医生 5月14日17点
13日下午一下飞机,我们江苏106名医护人员立即携带物资分乘8辆大巴奔赴绵阳。雨下个不停,气温有点低,大约18点半左右终于赶到绵阳。到了绵阳,稍作停留,又往安县继续颠簸赶路。一路依稀可见越来越多倒塌的房屋,当地居民用蛇皮袋搭的非常简陋的防震棚也越来越多。

20点左右辗转抵达安县,安县受灾严重,停水、停电、停气,大部分居民都已撤离。由于没有水和电,救护点只能做一些包扎、输液或输氧之类的简单处理,没有条件施行紧急手术,所有病人必须在简单处理后快速转到绵阳救治。我们江苏医疗队只好掉头再赴绵阳。

22点左右,回到绵阳,我和普外科赵翰林、蒋奎荣等医生奉命赶紧把从江苏带来的凝结着浓浓关爱的20多万毫升血液送到绵阳市红十字血站。

绵阳的抢救任务非常重,绵阳各大医院已经处于超饱和状态,重灾区北川的病人还在不断地被送到绵阳救治。北川已经陷落,地况非常复杂,急救人员只能将病人抬着出来,跑一段路,再由救护车送到安县附近的临时救助点简单处理,然后紧急送到绵阳,分配到各医疗机构。

江苏医疗队被分成几个小组,分派到绵阳市区几个医院和周围县镇。我们省人民医院被分配到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这是一家以精神专科为特色的三甲医院。23点左右,一到三院,我们立即将医院捐助的医疗物资交接到三院同仁手中,盼望这些物资马上可以用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受灾同胞身上。大部分病人都暂时住在医院门口简易的防震棚里,无菌敷料已经基本用完,等待拍片子的人排成了长队。

14日早上7点50分,我们省人医救援队在三院与当地同仁混合组成救治小组,协力投入到紧张繁忙的救治工作中。一直忙到下午三四点,才囫囵吞了一点盒饭。我和蒋奎荣现在正在帮病人做血液透析,帮助放置透析管。这是三个从北川转来的高中生,由于教学楼倒塌造成肌肉受挤压坏死,相继出现了“挤压综合征”,出现了血红蛋白尿,导致肾功能衰竭!下午我们已经给他们施行了下肢减压手术。有两个学生病情很重,虽然积极**保住了生命但可能需要截肢,还有一个在我们及时抢救下,病情已经平稳。不远处,夏云、彭玉慧等几位经验十分丰富的外科护理队员正在给焦急排队的伤病员打石膏、换药、输液,她们同时还在给病人做心理疏导。再远处,王青和蔡卫华两位骨科医生正在给骨折病人施行手术,从早上到现在,手术一台接一台,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由于有些群众伤得太重,令人心痛,医生们眼含着热泪帮助他们做手术,尽自己*大力量抢救他们。胸外科邵永丰、朱全两位队员从中午开始一直在抢救一位严重肺爆震伤伴呼吸衰竭的40多岁中年妇女,一度生命危急的患者现在已经转危为安。

有太多太多的伤病同胞在焦急等待着我们的救治,不说了,又有一批病人转运过来了!

(整理:张群 步伟 毕晓红)

当地受灾群众给医疗队员送鸡蛋

省卫生厅副厅长胡晓抒任国家急救专家组组长

本报讯截至昨天傍晚,江苏医疗队进入灾区还不到24小时,就救治了500多位伤员,很多医护人员都没有休息。昨天晚上8:00,省卫生厅通报了赴川医疗队进入灾区后的情况。据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总队长胡晓抒被卫生部指派为国家急救专家组组长,负责绵阳医疗急救指挥工作。卫生部同时指定我省医疗队制定灾后防疫工作方案。

相对来说,我省医疗队技术水平较高,重点任务是抢救重伤员。

上午8台手术连着做

昨天,在绵阳520医院支援的鼓楼医院护士长陆巍和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蒋健告诉记者,昨天又加进来70多个新病人,因为床位有限,不少的病人只能住在走廊里。由于手术量太大,医院现在手术器械非常紧张。持续了几天的大雨终于在昨天停止了,从早上6点开始,大家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因为往北川的公路被打通,所以今天上午来了好多北川的患者,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接收了70多名新病人,一个上午就做了8台手术。”

群众给医疗队员送鸡蛋

陆护士长在医院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登记病人的情况,她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病人的情绪比较低沉,“这些病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人,不知道家人是否安全,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的心里很难受。”

蒋健医生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个中年人,地震发生的时候正在北川当地的一栋7层楼上开会,一直到昨天才被解救出来。其实他的家属在前天就来医院找过他,因为当时还没有送过来,家属还以为他遇难了,在医院就哭了起来。后来还是不死心,昨天又跑到医院来寻找,结果真的找到了,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放声大哭。另外,医院还送过来一个小孩,只有11岁,她是自己从废墟里爬出来的,被营救人员发现后送到了医院,但是听说她的父母全都不在了。中大医院医疗队队员、普外科副主任石欣副主任医师介绍说,虽然当地灾情严重,但当地老百姓不停地为医疗队和伤病员送来开水、稀饭、鸡蛋等食品和生活用品。

目前急需大量手术器械

因为灾区食品比较紧张,现在医院的伙食也比较困难,陆护士长说:“给病人的一般是一些馒头,我们就吃些玉米糊、土豆什么的。很多病人都吃不饱,我们都会把自己的食物拿出一些给他们。”当被问到此刻医院*需要的是什么,陆护士长说其实应该是手术器械。“病人伤势都比较重,大多需要手术**,比如骨骼复位、切开等等。现在医院的手术器械数量已经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朱姝 毕晓红)

我省50辆医疗救护车赶赴灾区

本报记者随队奔赴抗震一线

本报讯 “ 我宣布江苏医疗救护车队出发!”昨天上午11时,随着何权副省长的一声令下,我省连夜组建的一支由50辆救护车、100名驾驶员组成的救护车队从南京出发赶赴四川地震灾区。

14日凌晨1时20分许,卫生部通知省卫生厅组织医疗救护车队支援四川地震灾区。接到通知后,省卫生厅连夜通知了各市卫生局,组建了救护车队,其中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各5辆,扬州、镇江、徐州、淮安各4辆,泰州、盐城、连云港各3辆。

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也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连夜为救护车队购买食品、水、生活用品。急救车内装满了各种物资,省人民医院还送来一批前方医生急需的药品。

(毕晓红)

又讯 本报年轻女记者于丹丹昨临时受命,随江苏医疗救护车队赶赴四川灾区采访,她将穿越大半个中国,日夜兼程2243公里,直接奔赴汶川地震重灾区。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于丹丹听说报社要派记者去震区采访,主动请缨,由于时间紧急,她行前都来不及带上御寒的衣服,只简单打电话给家人就踏上征途。昨晚记者连线于丹丹,她说车队从中午开出后就没有停留,所有人仅在车上吃点面包、饼干充饥,因为一路不停,为避免上厕所,她也很少喝水。“50辆江苏救灾救护车队浩浩荡荡,一路向西,沿途市民纷纷向车队挥手致意,收费站一路绿灯。”尽管路途艰辛,于丹丹表示一定要圆满完成报道任务。 (毕晓红)

其他救助队

南京房屋安全鉴定队

本报讯 昨天,一支由四人组成的南京房屋安全鉴定专家搭乘晚上8时50分的航班奔赴成都。据悉,这支队伍将对当地尚未倒塌的房屋进行专业鉴定,让灾区人民能够尽快返回安全的家,这也是国内靠前前往灾区的房屋安全救援队。

据南京市房管局副局长王士敏介绍说,昨天早上一上班,他们就接到成都当地房管部门的电话求援,表示由于地震后老百姓普遍担心建筑物的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因此纷纷将自己的家搬到街头,使得成都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聚集了数以万计的群众。为了让老百姓尽快返回家中,成都房管部门恳请南京房管局派出房屋鉴定专家,向当地伸出援手。“接到求援电话后,我们立即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派遣一支由四人组成的专家组。”记者在昨天的出发仪式上看到,救援队携带了不少专业仪器用于安全鉴定,五件设备的总价值超过100万元。 (马祚波)

江苏电力抢险队

本报讯 50多名抢险队员、5辆发电车、5辆工程抢险车、4辆保障车……经过江苏省电力公司连夜紧急调遣,昨天下午1:00,来自连云港、宿迁、苏州、徐州和南京供电部门的救灾人员带着设备一起奔赴四川。两天后,他们将在灾区开始抢险工作。

昨天中午,南京市雨花台区供电公司,50多名抢险队员正在做出发前的准备。南京电力公司的抢修队队员肖锡金已经忙了一上午了,此时才给妻子发了条短信:老婆,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要动身去四川了。今天早晨5点,接到通知后,就直接从工地赶到公司了。你一个人在家要注意身体,一完成任务我就回来陪你和儿子。肖锡金在南京仙林一电网建设工地上班,由于工地离家远,任务又重,每天都吃住在工地,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妻儿了。 (徐媛园杨娟)

300特警、消防赴川

本报讯按照公安部、省公安厅有关部署与要求,昨天上午8时许,南京市公安局189名特警、11名消防特勤队员共200人,乘飞机奔赴四川地震灾区开展抗震抢险救灾工作。另据*新消息,昨天上午200名警力出发后,南京市公安局又派出100名消防特勤队员奔赴灾区。连同5月13日已奔赴灾区的80名警力,南京市公安局目前共派出380名特警、消防特勤警力。
救援人员的脚步声刚停留在废墟前,10多个孩子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叔叔,救我……”紧接着,哭声传出一片。北川县中学、幼儿园,曲山小学的废墟中,总会传出这样的叫声和哭声,一直揪扯着人们的心。昨天,我们徒步22公里进入绵阳市北川县,一直因我们的力量单薄而自责,为孩子们那一阵阵稚嫩的揪心呼救声而落泪……


废墟中传来幼嫩呼救声


曲山小学那两幢3层高的教学楼,紧靠背后的大山,地震发生后,滚落的山石将楼房压成了两层,一楼直接沉入地底。其中,还有一幢楼房的顶被揭开,斜斜地靠在楼前。


废墟中,有孩子幼小的遗体,压在变形的水泥钢筋之中;废墟下,微弱地传来孩子的呼救声……钻入变形的楼房中,循着声音从一些缝隙看去,有孩子因腿被压着直着上身坐在废墟中,有孩子斜靠在死去了的同学身旁……


从12日下午2点28分发生地震后,这些孩子就一直保持这种姿势,到昨天下午3点已经整整48小时。孩子们就靠前来找寻他们的家长送来的水支撑到现在。


5年级1班的张礼正在地震袭来的时候,身旁几名同学全被垮下的钢筋和水泥块砸中。等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右大腿被牢牢地卡住,身旁躺着的3名同学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一名同学的遗体就一直趴在他的大腿上。


距张礼正仅3米远的一处废墟中,一个孩子下半身被牢牢卡住,一听见地面有人说话,他就伸出一只小手,大叫:“叔叔,救救我……”


5年级3班的李月,同样因右腿被卡住,只得坐在右侧那幢楼的废墟中,身旁躺着3个同学的遗体,人们前去送水或想办法营救她的时候,这个小姑娘说:“别管我,先救下面的同学!”


废墟下不足50厘米的空间中,传出10多个孩子的呼救声和索要水的声音。


特警无能为力


放声大哭


两天来,这些困在废墟下的孩子们已经见到了多名救援人员,除了家长、当地村民、救援人员外,也见到了来自天津的特警。


200名特警于13日下午6点赶到现场救援,截至昨天下午2点,已经成功营救出困在北川县县城、景家村、苦竹坝水库、电站等地400余名被困人员。然而,却因为手上的施救工具只有铁锹和钢钎而无能为力。


特警们对压在废墟中求救的孩子束手无策,他们不敢乱撬楼板,担心整幢楼垮塌下来;也不敢采取粗鲁方式实施救援。特警们无能为力,他们在安慰孩子的时候落泪了,在走出操场的时候放声大哭。


村民哭喊


“要与孩子死在一起”


余运先、何家兴、朱运能等9人,皆是县城附近村子的幸存者,从**天得知地震的消息,就在县城里到处乱窜,除了寻找自己的孩子和亲人,也积极地展开自救。


也是从**天起,他们就发现了这群被困在废墟中的小学生,他们找过民兵、找过**批赶到现场的救援官兵。然而,一次次的希望,也带给他们一次次的失望。昨天下午,他们看到再次噙着眼泪离开的特警,再也控制不住,找来钢钎、千斤顶等工具,在废墟前哭喊着:“我们死也要和这些孩子死在一起!”一番努力后,他们不得不放弃。


从重庆赶来北川的王川,原本来寻找在此打工的妻子,却惊喜得知妻子已经平安无事回到家中。但看到这番悲惨的场面后,王川想:“反正都来了,就帮忙做点事情。”于是,在救援的人群中,多了一个及时伸出援手的人。他从已经人去屋空的五金店找来千斤顶,一个人来到曲山小学施救。直到昨天下午,又一批来自重庆的特警赶来的时候,王川还在被困学生李月身旁忙活着。


而前来寻找孩子的彭军,喊不答应11岁的儿子,就天天到废墟前转悠,一会儿拿根铁锹撬,一会儿拿个千斤顶撑。但是,成功的几率一直为零。


救援队苦叹


无大型设备


昨天下午4点,一群来自陕西的消防战士,才进入北川县城,就被村民直接带到曲山小学。


身穿红色救援衣服的消防官兵带着电锯、破坏钳等设备,在废墟前努力营救了一番,却仍然无能为力。一位专家在现场查勘了一番后认为,必须要大型的机器设备,先将已经变成废墟的楼房一层层揭开后,才能成功营救出被困孩子。但是,由于昨天的余震还是不断,进入县城的公路已经全部被大石和沙石阻断,县城前的大桥也不复存在,运载着大型机器设备的车辆根本无法开到学校前面。


下午5点,我们离开现场时,这群消防官兵还在废墟前想办法。“绝不能让孩子们就这样被压着。”在出县城的道路上,几名头戴“咸阳消防”字样的陕西救援队员,正扛着一把大电锯前往学校。

自己区百度找下,很多的,
还有图片参考,
比这文字好多了

参考

参考资料:参考资料:http://baike.baidu.com/view/1605456.htm

下一篇: 暂无
上一篇: 暂无

粤公网安备 44031102000133号